生活与命运一则

晚上再跟小红约饭,距上次已一月有余,相比之前一周一次,算是断了顿了。这阵子为了搞Rey的译稿,与其他事挤到一起,感到体力脑力均有巨大消耗。有必要出来一次了。

饭后绕农大转了几圈。学校里查得紧,外人难以进入。

走过枝影横斜的巷口和人行道,小红不自觉再一次讲到他三次考研的经历。我也不自觉再次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