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月微云皆似梦,空山流水独成愁

搬家

今日搬家。前几日摩托送了几趟后,昨晚又与John一起开车送了一趟,省却不少麻烦。今天摩托又跑了两趟,搞定了。

一日之内却有不少听闻。

上午整理好大背包奔着电梯,擦身而过后一女孩回头瞧过来,于是想到大概是主卧的合住。听说我要走,于是来聊了几句。主卧住了3个女孩,有两个看来是一起[……]

Read more

中秋不必月圆

中秋,一天半的雨下完了。下雨的时候,北三环十八层的屋里,像漂浮在城市海洋里的窝。做了几个梦,不平静,但不再只是情绪的起伏,而是想法的纠缠和酝酿。天亮后它们消失了,化作日间的平静。

《猫鼠游戏》

《猫鼠游戏》里,小李子扮演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玩世不恭的小聪明,靠身份造假,成了飞[……]

Read more

午后的碳水与价值危机

我怀疑格子间的工作者是否都有一种“午后价值危机”。通常是午后,离午餐过去两个小时的时刻。你在格子间的日光灯里,想着室外的日光。只需一想,就能感受到天穹里的光球之下,双眼无法直视、大脑昏沉的感觉。

这感觉通常会持续两个小时,在4点之后,情况渐渐好转。时间继续流逝,也许饥饿感会慢慢爬上来,生命的匮[……]

Read more

理解:书写与言说

母语与非母语

建立域名以来,几乎只用英文书写。若论最大的原因,是既有中文语境对于生命情感经验的容纳过于限制,在英文中却感到能够伸展开来。当然根本还是在于心灵的舒展程度。非母语表达因某种疏离感,意外地提供了陌生而安静的记录空间。

为谁而写?

写给谁看?对于个人书写而言,这是个关键的问[……]

Read more

生活与命运一则

晚上再跟小红约饭,距上次已一月有余,相比之前一周一次,算是断了顿了。这阵子为了搞Rey的译稿,与其他事挤到一起,感到体力脑力均有巨大消耗。有必要出来一次了。

饭后绕农大转了几圈。学校里查得紧,外人难以进入。

走过枝影横斜的巷口和人行道,小红不自觉再一次讲到他三次考研的经历。我也不自觉再次[……]

Read more